多本小說網 > 都市紅粉圖鑒 > 第1396章 老大,我差點讓人給斃了

第1396章 老大,我差點讓人給斃了

        也就是車子才剛動起來,從旁邊突然沖過來兩個人,掏出手槍對著車子就不住扣動扳機。

        “碰碰”的槍聲不斷響起,兩個小弟還沒明白怎么回事,就被射死在車里。

        車子失去控制,撞在旁邊一棵樹上。

        兩個槍手沒有停留,馬上離開現場。

        車子撞在樹上,出“咣”的一聲巨響,荷蘭辮在店里聽到,急忙跑出來。

        結果荷蘭辮現,兩個小弟全都死了,車子的引擎蓋已經癟了。

        突然生這么一陣槍擊,周圍出驚恐的叫聲,但因為過程實在太快,周圍行人竟然都沒注意到槍手。

        “艸!”荷蘭辮還是機敏的,急忙躬身躲在車子后面,探頭向周圍看去,唯恐槍手還沒離開。

        荷蘭辮畢竟是出來混的,第一時間就看出怎么回事。

        槍手的真正目標是荷蘭辮,但荷蘭辮下車是燒烤店大門那一側,也就是說,從其他方向看不到荷蘭辮下車,因為被車身給擋住了。

        荷蘭辮下車之后,車子開動起來,槍手以為荷蘭辮就在車上,才沖過來開槍。

        因為這輛車貼著反光膜,所以槍手看不到車里到底幾個人。

        荷蘭辮馬上打電話給任俠:“老大,我差點讓人給斃了……”

        任俠沉聲問:“怎么回事?”

        荷蘭辮把事經過說了一遍:“我現在該怎么辦?”

        “你是出去跟朋友吃飯?”任俠急忙問:“你和小弟身上帶家伙了嗎?”

        “沒有。”荷蘭辮一個勁搖頭:“我們哪想到被人截殺!”

        “喝酒了嗎?嗨藥了嗎?”

        “都沒有。”

        “那就好。”任俠松了一口氣:“報警。”

        “報……警?”

        “你不愿意?”

        “不是不愿意,我就是覺得吧……”荷蘭辮長呼了一口氣:“江湖恩怨,江湖了斷,我是根本沒想到報警這事兒。”

        “當街開槍殺人,這可是嚴重犯罪,當然要交給警察處理。”

        “好!”荷蘭辮只要能自己保命,報警也無所謂:“我馬上報警!”

        “你現在哪里?”

        “就在我店門前。”

        “我馬上過去。”任俠叮囑:“在我到之前,不要離開,也不要跟任何人聯系。”

        “我想把小弟全都叫過來。”

        “絕對不行。”任俠搖了搖頭:“到目前為止,你只是受害者,案件經過很簡單。但如果你的小弟全都過來,變成社團聚會,性質就很難說了。”

        荷蘭辮想了一下,還真是這個道理:“我知道了。”

        “我到了之后,不會露面。”任俠告訴荷蘭辮:“但我會暗中保護你的安全。”

        只要任俠能來,荷蘭辮就放心了:“謝謝老大。”

        “警察到了之后,會先給你做個筆錄……”任俠想了一下,又道:“如果你確實不放心,需要小弟保護自己,至少也要等做筆錄回來。”

        荷蘭辮點頭:“還有呢?”

        “等你從警局回來,咱們在你店里開會……”任俠一邊說著,一邊匆匆去提車,準備前往豐東區:“我會給大家打電話。”

        荷蘭辮除了點頭不會別的:“明白。”

        荷蘭辮按照任俠的吩咐,放下電話之后,就撥打了11o。

        從報警到警察趕到現場,荷蘭辮一直躲在車子后面,片刻都不敢離開。

        至于那兩個槍手,沒有再出現,早就逃走。

        警察到達現場之后,立即拉起警戒線,對現場進行勘察,然后把荷蘭辮帶回去做筆錄。

        就像任俠說的一樣,整個過程,荷蘭辮完全無辜,只是跟兩個兄弟出去吃飯,結果半路就被人截殺。

        荷蘭辮先前約好的朋友,也能證實,確實跟荷蘭辮有個飯局,大家只是坐一起聊一聊,沒有其他。

        雖然荷蘭辮是社團成員,但警方找不到證據證明,荷蘭辮在這一起案件中,需要承擔任何責任。

        于是,警方讓荷蘭辮提供仇家名單,說出曾跟什么人有恩怨,對這些人作為嫌疑對象進行調查。

        荷蘭辮倒是不客氣,把跟自己有點過節的人,全都給交代出去了。

        不過,這個名單其實很短,因為和宏利在任俠指揮下已經統領整個豐東區,可以說和宏利在豐東區已經沒有對手。

        再加上和宏利基本上不離開豐東區,也就是去一下酒吧街,在外界也沒什么冤家。

        荷蘭辮過去倒是跟不少人有梁子,然而這些人如今已經都被掃滅,整個豐東區最近海不揚波,連荷蘭辮自己都想不到誰有嫌疑。

        畢竟這是重大兇殺案,所以警方用了很長時間,等到做過筆錄,已經是后半夜。

        荷蘭辮回到自己店里,任俠帶著其他人,已經等了好幾個小時。

        “到底怎么回事?”蘇逸辰看到荷蘭辮,率先問:“到底誰要干你?”

        荷蘭辮一臉茫然:“我不知道呀!”

        薛家豪也來了,畢竟如今也算是和宏利的一員:“你好好想一想,最近是不是擋了誰的財路,或者說什么話得罪了誰!”

        “都沒有。”荷蘭辮一個勁搖頭:“雖然我的生意眼下確實有點多,但也都是和宏利自己地盤上的,跟誰都沒搶過生意。再說了,我天天在豐東區,根本不出去,也沒機會的最外面的人。”

        蘇逸辰冷笑一聲:“那么為啥好端端的有人對你開槍?”

        “你這是怪我嘍?”荷蘭辮很是不服氣:“出來混的,本來就是刀尖上舔血,誰知道有誰想干死自己!”

        薛家豪贊同的點了點頭:“這話倒也沒錯,出來混的,對手多是都在暗處,誰也不敢肯定,下一秒鐘什么人要砍死自己!”

        荷蘭辮的一個小弟提出:“會不會有人想要搶和宏利的地盤?”

        “有這個可能。”蘇逸辰贊同的點了一下頭:“咱們和宏利的生意越做越大,每天都自動有錢進來,肯定有人看著眼氣,想要在豐東區插支旗也說不定。”

        薛家豪嘆了一口氣:“要是這么說的話,大家最近要把眼睛放亮點,觀察周圍的風吹草動。”

        蘇逸辰進一步補充道:“還有,大家盡量不要單獨出門,不管干什么都結伴。”

        荷蘭辮提出:“我這買賣咋整?”

  http://www.yaskpk.icu/book/46452/2719723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yaskpk.icu。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中国体育彩票无人售票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