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焚天主宰 > 第二千二百一十一章攪動風云

第二千二百一十一章攪動風云

        “是和陽天宮的人。”

        洛生殿的人也很快認出了和陽天宮的仙君。

        不過就是瞬息間的功夫,此地的氣氛就變得異常緊張了起來。

        在這百余年中,和陽天宮和洛生殿的人沖突不斷,可以說,已經達到白熱化的程度了。現在,兩方面的高手,在此地碰面了,就絕難和平。

        洛生殿為首的一人,穿著一身黑袍,大約四五十歲年紀,方臉闊口,不怒自威。

        黑袍男子站了出來,沉聲道,“孫不悔!”

        “朱凌云。”孫不悔陰凄凄的看著對面的男子,開口說道。

        “孫不悔,上一次在君山一戰中,我的部下,是不是你鎮壓的?”朱凌云死死的盯著對面站著的孫不悔,冷聲質問道。

        “是我封印的,你又當如何?”孫不悔淡淡的看了一眼朱凌云,不冷不熱的說道。

        朱凌云冷哼了一聲,沉聲說道,“放了趙云琦,我便不與你為難。”

        若是換做其他道祖被抓,朱凌云自然不會如此憤怒,他們兩大勢力沖突不斷,被抓被封印也是正常。

        可那趙云琦卻是他最好的兄弟,他被抓走了,朱凌云自然是非常痛心的。

        孫不悔淡淡的笑了笑,開口說道,“放人可以,你用麒麟獸來換。”

        麒麟獸不是尋常存在,而是一只靈獸,實力堪比仙君,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那麒麟獸還是黑齒文仙帝的仙獸。”

        “你要用麒麟獸來交換,你認為有這個可能嗎?”朱凌云死死的擰著眉頭,沉聲道。

        孫不悔一臉鄙夷的看著朱凌云,開口說道,“都說你朱凌云義薄云天,那趙云琦又是你過命的兄弟,我還以為他在你心中能有多重要呢,現在看來,你也不過如此而已,什么義薄云天,都是虛名。”

        朱凌云微微瞇起了眼睛,他的瞳孔在瞬間就收縮成了麥芒狀,沉聲道,“看來,你壓根就沒想跟我談。”

        “凌云兄,不要跟他廢話了,跟他們干。”洛生殿的一個道祖,一臉憤怒的叫道。

        “就是,凌云師兄,我們跟他們拼了。”

        洛生殿的人,全都義憤填膺的叫道。

        朱凌云微微皺眉,他一臉陰沉的看著對面的孫不悔等人,然后對眾人擺了擺手,沉聲吩咐道,“我們退。”

        “凌云兄,你這是何意啊?”

        “我們跟他們血戰到底!”

        洛生殿的其他道祖紛紛叫道。

        朱凌云冷冷的掃了眾人一眼,開口說道,“我的話,你們聽不明白嗎?”

        眾人的臉色全都變得不好看了起來,他們強忍著心中的怒氣,懾于朱凌云的威壓,往后飛退而去,與和陽天宮的眾仙君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孫不悔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不禁在心中暗道,“好險啊。”

        隨后,他也吩咐眾人道,“后退。”

        躲在虛空中的江山見此,不禁微微皺眉,在心中暗道,“看來,這和陽天宮和洛生殿能有今天,卻是不容小覷啊。”

        孫不悔和朱凌云都是頂尖的存在,剛剛他們兩方勢力劍拔弩張,眼看著就要來個血拼了,可到了最后,這兩個人都保持了應有的冷靜,選擇了后退。

        他們兩個人非常清楚的知道,兩方面人馬若是真的動了手,那后果可是不堪設想。

        在江山看來,這兩個家伙應該都已經盤算好了,等黑暗精元出現之后,他們兩方面勢力,就把得到的黑暗精元給平分了。

        不過,這個結果,可是江山想要的結果。

        只有,他們兩方面斗起來,江山才能找到機會,制服風揚,把無涯宮的人給救走,才能奪取黑暗精元。

        他們兩方面不發生沖突,江山卻是沒有半點機會了。

        江山憑借著自己的力量,能在這樣的亂世中帶領希望方舟的生靈生存,自然有他的過人之處,他當然不會被眼前的這點小事給難到的。

        沒事他可以找點事出來,想要挑起這兩方勢力的爭斗,還不就是小事一樁。

        和陽天宮和洛生殿的人積怨已久,只要稍微搞點事情出來,兩方面的人就會來個血拼。

        和陽天宮

        “孫師兄,這件事就這么了結了嗎?”一個仙君一臉不甘的問道。

        “我們和陽天宮和洛生殿不死不休,這件事是絕對不會就這樣了結的,我們來這里是為了奪取黑暗精元,不是跟他們一戰的。”

        “若是為了殺了他們,也把自己給搭進去,就得不償失了。”孫不悔微微瞇起了眼睛,在他的眼底深處閃過了一抹冰冷的寒芒。

        “木樨仙君,我知道你哥哥被洛生殿的人給打沉睡了,你心有不甘。但這一次,我們到這里來,最終的目的是要找到黑暗精元,提升自己的修為。只要找到黑暗精元,能步入到十二紀元之境,大仇自然就能得報了。”孫不悔定定的看著木樨仙君,很是嚴肅的說道。

        木樨仙君心有不服,但迫于孫不悔的實力威壓,也只能咬了咬牙,把滿腔的怒火給強行壓制了下去。

        躲在暗處的江山,把這一幕看得明白。

        在他看到了木樨仙君的表情之時,江山的心就是一動。

        隨后,江山又把注意力轉移到了洛生殿那邊。

        只聽一個道祖說道,“我看和陽天宮的人怎么那么不爽呢,看他們我就生氣。”

        “嗯,你說的對極了,上一次,我見到了他們和陽天宮的一個公主,名叫火魅,一臉的冰冷,本想跟他說兩句話,卻不想她竟然全程冷臉,他還真以為自己是圣潔的仙女了。”另一個道祖冷哼了一聲,一臉不屑地說道。

        聽到了這里,江山不由得微微皺眉,暗道,他們說的這個公主居然是夜魅兒。

        “嘿嘿,不過,還真別說,那個火魅公主還真是世間少有的尤物,若是能一親芳澤的話,死了也甘心啊。”那個灰衣男子很不要臉的說道。

        江山聽了,目光就是一閃,一抹冰冷的寒光頓時就浮現在了他的眼底深處。

        剛剛他還在想,到底在誰的身上動刀子,現在看來,他卻是不用再想了。

  http://www.yaskpk.icu/book/54537/2719723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yaskpk.icu。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中国体育彩票无人售票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