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本小說網 > 帶著軍需來大明 > 第二百八十九章 三堂逼門

第二百八十九章 三堂逼門

        在他心中,楊晨東就是不宜招惹的人之一,甚至還是最重要的那一位。不為別的,只是因為此人少年得志,脾氣直爽,且實力不俗,一旦得罪的話,當真是麻煩的緊。在自己的地位沒有足夠的穩固之前,他是不想與其有丁點的不快事情產生。

        便是在朝堂之上,所有人都在彈劾楊晨東的所為時,他也聰明的沒有過多的表態,只是跟著大幫哄而已。即不反對,也不刻意的支持什么。

        可是這一次,青木由貴說出的事情實在是太大了,大到他寧可得罪楊晨東也要冒險一試。所以他來了,只是為了不把事情做絕,他不僅自己來了,還請了圣命,邀請到了錦衣衛的指使僉事胡長寧以及太監集團中的御馬監監督汝住。

        請來胡長寧,是因為他與楊晨東之間的特殊關系,有此人在,不至于事情鬧僵,大家都下不來臺。

        請來汝住,是因為是他皇上身邊的人,讓他將一切都看在眼中,便于皇上更好的了解情況。

        楊家莊外,石亨胡長寧汝住三人為首,帶著足足上百人就這樣挺在外莊之前,任由楊家莊的家丁進莊稟報,表面上沒有一絲一毫急燥的意思。

        僅是這一點,就表現出了足夠的誠意。但這樣的誠意也只能給忠膽公楊晨東,換成任何其它的大臣,都不會享受這樣的待遇,一旦有什么懷疑,當真就是直接殺進來了,哪里還會和你如此的客氣呢?

        對方客氣,楊晨東也不能呆在內院里不出來,更不要說對面還有自己的老丈人呢。一身青衣的他在一眾身穿迷彩服的雇傭軍的保護下,迎面而來。

        迷彩服,這在重臣眼中擁有著別樣的意義。別的不說,僅僅是他們手中擁有的先進火器就不知道讓多少人去艷羨了。可真正能指揮他們的,滿京師也不過就忠膽公一人而已,聽說即便是當今皇上,也是請之不起的。

        迷彩服,還代表著不能得罪的存在。因為他們不僅僅代表了自己,身后更有一個強大勢力的存在,如果真的得罪了他們,與他們交了火,并有了死傷,那誰知道接下來人家身后的軍隊會不會派大軍而來呢?如果真來了,大明能否承受的起?

        這些都是未知之數。正是因為未知,反倒沒有人敢去嘗試,這也使得這支軍隊更顯神秘與強大。

        如今,這些雇傭軍一出現,就可見石亨的隊伍中是一陣的騷動,顯然不僅是官,便是兵也知道這些雇傭軍的厲害了。

        “哈哈哈,不知三位大人大駕光臨,有失遠迎呀。”楊晨東一出現,即滿面春風的說著,說完還向著眾人行了一禮。

        這一禮任誰都知道,是行給老丈人胡長寧的,所以除了他抱拳還禮之外,石亨和汝住兩人都是帶面帶笑容,沒有接話。

        行禮之后,楊晨東面色上還是帶著十足的微笑,但說話時候底氣明顯硬上了幾分,“但不知道幾位前來我楊家莊,還弄出了這么大的陣仗,所為何事呢?”

        疑惑總是需要有人去解的,當石亨和汝住的目光都落在了胡長寧的身上時,他盡管有些不愿,但此時也只能開口說道:“忠膽公,事情是這樣的。經日本使團前使者青木由貴指出,日本國還有一位很重要的人物在我們大明,且還就在楊家莊之中,這一次我們來就是帶走此人的。”

        胡長寧的話一落,楊晨東的眉毛就先是輕輕一皺,可隨即很快就展開了。他終于知道了對方所來的目地,看來純子是日本國公主的事情已然曝光了。

        對這一點,楊晨東早有心理準備了。畢竟純子是日本國皇室公主的事情并非是什么秘密,加之原本長的又漂亮,被后花園天皇當成了種子來培養著,認識她的人實在太多了一些。

        這樣的名人想要不被他人所知,實在是太困難了一些。好在的是此人的價值已經在昨天殺了木村吉田和池上的時候已被利用了一回,這么長時間以來將其放在身邊也是沒有浪費。但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純子以后的配合,哪里可能就這樣交出去呢?

        更不要說楊家莊是什么地方,怎么會任由別人說帶人就帶人呢?

        心中有些不愿,但即然老丈人都如此說了,如果直接將其轟走的話,那是絕對不可行的,面子還是要給的。

        心中有了計較,目光在看向自己的老丈人時,便充滿了笑意,“原來如此。即是這樣,這便安排純子過來就是了。虎芒,去把人帶出來吧。”

        “是,少爺。”虎芒答應了一聲,轉身離開。他腦海中想的全是楊晨東給他丟的那一個眼神,似乎是在提醒自己什么,在一考慮到少爺對純子的許多不一樣,就快當成了主母之一來看待,他便有了決定,那就是將一切事實告訴純子,至少讓她先有一個心理防備。而至于她到底是不是日本國的公主,那根本不是他需要去考慮的問題。

        虎芒離開去找人了,楊晨東便即揮了揮手,當下楊五等人將一個大方桌擺在了這里,又有人上了茶水,擺出了四個凳子來,一幅在要這里待客的樣子。

        表面上楊晨東對胡長寧等人的到來一臉的歡迎,但這待客在門外又充分的表明了他心中的不悅,那便是你們即是不請自來,那就不用進莊子里了,在這里便好了。

        只要能將人交出來,進不進莊對于石亨等人而言是無所謂的。楊晨東的過往經歷告訴大家,沒事最好不要去招惹,除非你自覺足夠的強大,要不然的話,還是能躲就躲的好。

        即然有些事情躲不過去,但能不進莊還是最好的。這三人便一幅沒有絲毫不悅的座在了這臨時的小桌旁,愜意的喝著茶水,還能夠露出談笑風聲的一幕來。

        楊晨東臉上一直保持著公式般的微笑,可越是這般,越是沒有人敢小瞧于他。便是石亨都在暗中觀察過幾次,他發現越是與此人接觸的多了,就越是看不透這個人在想些什么,事實早已經證明,這樣的人才是最可怕的。甚至他都忍不住在想,如果今天不是有胡長寧一道跟著的話,怕是想要讓其交出純子來都怕不可能的,他也不由為自己找來如此好的幫手而感覺到慶幸。

        楊家學院內,還正在上課的純子被虎芒叫了出來。她睜著一雙很漂亮的眼眸,眼睛眨呀眨的看似很是疑惑,但心中卻有如響鼓被重錘敲動一般,完全不似表面那般的平靜。

        木村吉田和池上死了,是被自己殺死的。雖然事后沒有一丁點的動靜,可是純子卻一直擔心被懷疑。畢竟她是去過地下室的人,是知道這兩個人存在的。她不知道楊晨東是不是還告訴了旁人地下室中關有誰,如果有的話,還辦好一些,至少大家都是被懷疑的目標。可如果就告訴了自己一個人的話,那當真是逃都無法逃避了。

        純子一臉無辜的樣子,虎芒確不得不多說一點什么,因為這原本就是少爺的暗示之意。“純子小姐,麻煩你和我走一趟,莊外來了不少人,說是找你的,還說你有另一層的身份。”

        說完這些,虎芒根本不在去多看純子一眼。從某種角度而言,他在心中已經認定了她與少爺間的一些不正常,即是如此,是絕對不能冒犯的存在。

        虎芒說完是轉身帶頭就走,留下了純子身如雷擊一般。

        另一層身份?其實她早就應該想到的,自己的存在在日本高層和上流社會并不是什么秘密。即然木村吉田和池上會知道她,那少不得旁人也會知曉了,又豈是殺了兩個人就可以解決問題呢?

        現在好了,人家找上門來了,那她要怎么辦?時逢大明與日本開戰之時,她的存在原本就是一個被很好的利用對像,就算是換成她為主導的話,這樣身份的人也是一定不會放過的吧。

        “嗯?純子小姐,你怎么不走了呢?是身體不舒服嗎?”虎芒走了幾步之后,發現身后并沒有人跟著走過來,便回頭關心的問了一句。

        “啊,我就是身體不舒服。”似乎是受了虎芒的提醒,又或是針對性的暗示,純子突然間一捂著肚子說道:“哎呀,不知道怎么回事?這一會肚子好痛。”

        “好痛?要緊嗎?馬上給你找大夫來。”虎芒臉上帶著緊張,但眼中確暗含著欣賞之意。這個女人并不傻嘛,至少知道什么叫做就驢下坡。

        楊家莊外,約有一柱香的時間之后,虎芒重新的走了出來。

        石亨等人隨即注意到此人出現的時候身邊并沒有跟著其它人影,一時間不由疑惑的看了看楊晨東,那眼神中似有責問之意。

        對此,楊晨東是看都懶的看,依然座在那里很隨意的喝著茶,將三人的六道目光完全無視了過去。

        胡長寧是他的老丈人不假,他會尊重,也必須尊重。但這并不代表遇到了任何事情都要無條件的退讓。這一次能夠允許三人座在這里喝茶已經是給足面子了,至少想從他這里要人,呵呵,那是癡人說夢了。

  http://www.yaskpk.icu/book/57620/2719720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yaskpk.icu。多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duoben.net
中国体育彩票无人售票机